Artoall Radio No.1 | 朋克青年奈良美智的乐与路

摘要: 不想被误解是萝莉的朋克不是好画家

12-10 15:39 首页 艺团儿


Put Your Hands In The Air!

您现在收听的是艺团儿电台Artoall Radio,我是DJ 26,可以很2也可以很6。

先简单介绍一下Artoall Radio:这是艺团儿最新启动的一个酷Project,和大家一起探讨“美术x音乐”相关的话题。

作为微信上的第一期节目,我们来聊一下不想被误解是萝莉的朋克不是好画家——奈良美智。

在进入他的音乐世界之前,重要的事情说三遍:

奈良美智是男的!奈良美智是男的!奈良美智真的是男的!!!

奈良美智不仅是个男的,还是个直男中的撩妹高手。这个常常抱着收音机直到半夜的boy,因为阅片量,不,听歌量高得惊人,在高二那年就成为了摇滚茶屋的驻场DJ。(26给前辈端茶~)总之,这个萌太DJ被去茶屋玩的大学生小姐姐们一把抱住。想想我们高二的时候在干嘛...是不是还在仰望即将毕业的高三级花/级草,但人家已经攻略大学生了。他当时的内心os大概是这样:




在奈良美智17岁那年,接触到了美国蓝调摇滚大神Santana的专辑“Amigos”,并偶然得知它的封面是一个叫做横尾忠则的日本人设计的。这也是他第一次听说,居然在日本还有这样的平面艺术家,乐坛里找他合作的人全是国际大腕。


Santana专辑“Amigos”封面

说到横尾忠则的作品,我的第一感受就是不能盯太久,容易看花眼。能跟他合作的也只能是国际一线大腕,像什么列侬老师、桑塔纳老师之类的,否则镇不住他。人家姓横不是浪得虚名,是真的横!他可是一不开心就把甲方朝日啤酒的人打一顿好吗?!

“29岁登峰造极并死去”,横尾忠则

虽然奈良美智也做过很朋克的事情(这个我们后面会说到),但是我个人觉得跟横尾大叔的暴脾气比起来,奈良美智显然乖巧多了。要知道他non-stop地为筑摩书房的公关杂志画了三年的封面,也没听说书房有人被他送进医院。

回到“Amigos”这张专辑,其中有我非常想推荐给你们的第一首歌:“Europa (Earth’s Cry, Heaven’s Smile)”,翻译过来就是“欧罗巴:地球的哭泣,天堂的微笑”。

尽管名字很复杂似乎信息量,但它却是一首纯器乐演奏的歌曲。嗯,用心去感受吧。

蓝调摇滚大神桑塔纳

因为普桑的摇滚里有很多蓝调的关系,悦耳的变奏如丝般顺滑。而且即便他要表达自己的想法,他也会用非常委婉的方式,比如一首没有歌词的纯器乐,哈哈哈。



跟奈良美智听的其他摇滚歌手比起来,桑塔纳简直是一股清流。因为其他的摇滚都非常愤怒、尖锐和粗糙,充满了斗争的冲动,迫不及待地要向这个世界表明“我和我傲娇的倔强”。比如1977年,他听到了英国朋克乐队The Clash的歌曲“White Riot”。

奈良美智作品:"White Riot"

不知你们听到这首歌会是什么感觉。我的第一反应是:“我靠,他们也太不避讳敏感了吧?!”在这首歌里,他们说“黑人表达不满可以扔砖头,白人却只能在学校循规蹈矩。所以我们白人也要造反!”

就这样又过了27年,奈良美智从18岁的少年变成了奔五的中年。The Clash主唱Joe Strummer亲自制片的个人传记电影“Lets Rock Again”终于发行了。很可惜的是当大银幕上出现他的身影时,Joe已经去世两年。“让我们再次摇滚吧!”这样的口号响起,仿佛又让奈良美智回到那个举起拳头、蠢蠢欲动的年纪。为此,他拿起画笔致青春。

奈良美智作品:“Lets Rock Again”



如果说The Clash为奈良美智勾勒了英国朋克党的形象,那么Ramones则告诉了他什么是美国朋克。

他们第一张专辑第一首歌"Blitzkrieg Bop"(波普舞闪电战),是以重复四次的“Hey!Ho!Let’s Go!”开场,那种感觉仿佛在招兵买马,战个痛快。歌曲充满画面感地描述了朋克少年们站成一条纵队在疾风中前进,即使你从背后向他们开枪,狂热的他们也绝不退缩。仿佛朋克音乐是一项值得献出生命的伟大事业。 

奈良美智作品:“Singing”

之前不是提到奈良美智也干了很朋克的事儿吗,可能很多人都听说过这个故事:在2010年,纽约奈良美智个人展开幕的前一天,奈良美智因为在地铁站涂鸦被逮捕了。

但我要多嘴一句,你们可能听到的不是完整版本!那天早些时候,在曼哈顿东村的尼亚加拉酒吧里,有一位祖籍是日本青森县的奈良先生,一边喝酒一边在墙上留下了“Hey!Ho!Lets Go!”的小女孩为自己打Call,然后一溜烟跑入了附近的第一大道地铁站。接着,他掏出了他那支可爱的马克笔......

奈良美智在Niagara  Bar“到此一游”

我自行脑补了一下NYPD审问奈良美智的画面:

-你叫什么名字?

-奈良美智

-怎么拼

-Y O S H I T O M O, N A R A

-(电脑一搜)Yo!Guys,check this out!他还是个明天就要办个人展的名画家。那你也不能毁坏公物啊,有才华就可以为所欲为吗?!




刚才那个故事可见Ramones对奈良美智的影响。日本的少女朋克乐队少年小刀曾经翻唱过Ramones的两首歌,一首是刚才提到的“Blitzkrieg Bop”,另一首则是“The KKK Took My Baby Away”

说起来很有意思,奈良美智的粉丝们在1999年建立了一个讨论他的网站,叫Happy Hour。而再往前推一年,少年小刀发行的专辑也是同样的名字。

那张专辑让奈良美智尝到了做横尾忠则的滋味——封面是他的作品。

少年小刀专辑"Happy Hour"封面



除了少年小刀,奈良美智的画作里还出现过其他日本朋克乐队的音乐。比如“Get The Glory”系列就和硬核朋克乐队Laughin Nose在1983年的专辑有关。

奈良美智作品“Get The Glory”系列与Laughin Nose专辑封面



而暴力感满分、连小女孩的眼睛都直接“暴走化”处理的"Solid Fist"系列,则是对日本朋克鼻祖之一的The Star Club的致敬。他们也翻唱过的"Blitzkrieg Bop",毫不夸张地说,Ramones的影响力是波及每一个朋克党。


奈良美智作品:"Solid Fist"



另外一支引起奈良美智极大兴趣的乐队是玩战栗朋克的Guitar Wolf。他们几乎每首歌的开始都要喊“1,2,3,4”,而且刻意把录音的音质做得很感人,我不禁怀疑,他们是不是直接把排练的版本放在最终市售的专辑里?!!


奈良美智作品:"Guitar Wolf"与"Play Guitar"



在奈良美智的作品中,有很多画里出现了拿着吉他、喊着“1,2,3,4”的小女孩,因为排练喊拍子是很常见的事情啊。但有一张“1,2,3,4”的画作,根据我机智的观察,是有明确指向的。“Mr.1,2,3,4 Man”是欢乐无比的朋克乐队50RPM的一首歌。

奈良美智作品:“无题(1,2,3,4 Man)”与50RPM的专辑封面

介绍了那么多日本的朋克乐队,让我们回到圈粉奈良美智的欧美朋克身上。Social Distortion是一支在国际上非常有影响力的加州朋克乐队。即使在乐队解散时期,奈良美智对他们的关注也没有中断。"Big Iron"是乐队主唱Mike Ness在1980年代末单飞后推出的一首歌。

奈良美智作品:"Mike Ness Social Distortion"和"Big Iron"

节目至此,是不是觉得信息量超大呢?就算我们都很朋克,也还是会口渴。那么在节目的最后,喝一杯少年小刀的小清新朋克“Hot Chocolate”来润润喉吧。如果意犹未尽,欢迎关注我们的微博@artoall ,我们会每周更新#波普艺术与音乐#的节目。

记得可以在艺团的公众号后台回复“Nara”,获得奈良美智歌单

若想购买奈良美智老师创作的音乐相关艺术作品版画,请点这里奈良美智作品集,如果不是真土豪请先点下方的Artoall Radio按钮获取9折优惠券


感谢大家今天的收听,我是你们的DJ 26,可以很2也可以很6~




艺团儿 ARTOALL


艺术|设计|生活


艺团儿是一家总部位于上海致力于提供全球潮流艺术品的电商平台,与国内外知名艺术机构合作,呈现高质量的艺术作品和艺术展览给广大艺术消费者和爱好者。


微信/微博 @艺团儿

电邮 info@artoall.com




首页 - 艺团儿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