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道吗?这可是一辆有故事的车!

摘要: 每一个故事里都应该有一辆车的影子。

11-08 00:14 首页 营商电动车

每一个故事里都应该有一辆车的影子。


父亲是个维修师,所以小时候,我的童年就是在杂乱油污的修车房里度过的。父亲会修摩托车,或者说,他只修摩托车。


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,他拿着扳手叼着烟敷衍的说,因为他只会修摩托。我没有信,因为我不止一次的发现,他看着摩托的眼神,专注,明亮。



故事里的修车的人总会有辆属于自己的车,所以父亲有一辆摩托,哈雷。


在我长大的过程里,曾听父亲不止一次的吹嘘说,他曾经用哈雷拉着一辆动力故障的吉普车,在西藏的天空下行驶了几百公里。


至于几百究竟是几百,父亲没有说,我也没有问。



记得一个放学后的雨天,我一边拿着毛巾擦拭头发,一边向正把哈雷推到车库的父亲问道,为什么不买辆汽车,父亲抹了把正在滴水的脸说,因为没钱买啊。


后来修车铺变成了修车厂,做起了所有车的修理。我再次问起父亲这个问题,父亲叼着烟,看着路上拥堵的车流说,他们在车窗里享受舒适,我在外面吹风。他们被束缚着,我是自由的。


那时候我才发现,也许父亲执着的并不是摩托,而是喜欢骑上摩托飞驰的感觉,那种感觉,叫自由。



修理厂生意好了,父亲也越来越忙碌,而我慢慢长大。成长中伟岸的背影总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,于是我开始不再满足后座上的位子,我想自己骑上车。


然而父亲拒绝了我借车的要求,只是撇了我一眼,继续摆弄着手上的家伙说,借什么车,每个人都应该有辆属于自己的车。


我没有,我回答。

你想要啊?想要你就说啊,他回答。

到现在我还一直觉得,父亲说那句话的表情真的很欠揍。



人生总有不期而遇的邂逅,就如同我看着眼前盖着幕布的那辆车。


幕布下遮掩着属于我的车,我走上前去认识它。


潮酷总被用来形容哈雷,似乎也可以用来形容它,

注视下,是经典造型设计所带来的冲击。

触摸下,是冷冽的金属质感带来的悸动。


我咧开了嘴角,父亲在旁边微笑。

每一个故事里都应该有一辆车的影子。

在这个故事里,我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车,

它叫,哈雷太子。






首页 - 营商电动车 的更多文章: